雨果《悲慘世界》,文學原著與改編電影

羅珮娟84014500

前言

維克多. 雨果(Victor Hugo)是十九世紀法國浪漫主義大師,他所創作的《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浪漫派派巨大的小說,名聲遍及全世界。

不論是透過電影、舞台劇、音樂劇,均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歌詠。這樣的魅力,在電影上,從1911年第一部Les Miserables的影片上映至今。已有八個導演拍過此部文學名著。在此,選擇由Jean-Paul導演於1957年導的以及Claude Lelouch 於1996年所導的作為比較。

I. 雨果當代社會所產生的文學流派

(一)雨果〈Victor Hugo〉-─從古典到浪漫

西元1820.2.26─1885.5.22。法國詩人,小說家及劇作家,主導法國的浪漫運動。他在法國主要被尊崇為傑出的抒情詩人,而在其他各地則以小說《鐘樓怪人》﹙Notre-Dame a Paris﹚與《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聞名。

A. 早年─古典主義時期思想

雨果生於法國柏桑松。他的父親約瑟夫(Joseph Leopold Sigisbert Hugo)是拿破崙一世的將軍,因任務曾全家於義大利、科西嘉與西班牙駐紮過。雙親的婚姻並不美滿,他們分手後,雨果跟隨母親。他的母親是一位忠實的保王黨,在崇信君主政體和天主教的家庭教師與母親的影響下,雨果早年的政治立場和文藝觀點都是趨於保守的。

在1815年到1825年間的作品及生活、社會活動皆十分明顯的趨於保守派。他最早發表的詩集《頌詩集》(Odes et poesies diverses)獲得皇家獎金。1819年與哥哥合辦《文學保守者》(Conservateur Litteraire)週刊時,雨果仍是一個道地的保王派,在寫作頌歌的時期,雨果站在古典派的一邊,寫作上深受古典詩歌的約束。在1823年,參與《法蘭西詩神》的工作,對於不同文學派別的爭執,雨果持折衷主義說道:「我們從不理解浪漫主義和古典主義風格的區分所在。」 隨著他在文學活動上的活躍,參與更多的文學社團之後,認識了更多當代有名的文人,如:維尼、拉馬丁、大仲馬…等,雨果的政治觀點和文學觀點也逐漸產生變化。1827年,雨果已漸漸向政治上的自由主義轉移。

B. 浪漫主義派的領袖

1827年,雨果發表了〈《克倫威爾》序言〉(Cromwell)序言成為浪漫主義響叮噹的新文學宣言。他大力抨擊新古典主義,主張悲、喜劇並置,裝嚴與怪誕並重。伴隨雨果從古典到浪漫的改革,使他成為浪漫主義流派異軍突起的領袖。

隨著政局的演變,1830年"七月革命"的影響,查理時事的倒行逆施暴露了封建制度者逆潮流而動的面目,人民的極度不滿及種種現象,徹底的震動雨果的保王思想,使他重新審視自己的觀點,在此時期完成的《鐘樓怪人》﹙Notre-Dame a Paris﹚是雨果最典型的浪主義小說。

C. 社會背景與雨果的作品

雨果對政治的關心,全然反應在其文學著作上。例如,這次所報告的作品《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 既是一明顯範例。雨果藉由著作,表達對政治、社會的不滿。雨果透過表現社會意識的小說《悲慘世界》表達對窮人和被壓迫者日益加深的關心以及他對社會正義的伸張。

(二)同時期前後的流派

A. 新古典主義

18世紀文學注重均衡的美感,對熱情予以理智的控制,文學作品講求一定的文體和高貴華麗的詞藻。社會的環境背景不同,常造成不同時代的不同流派。在法國,由於封建制度及天主教的龐大勢力操控下,不論在文學、藝術,甚至音樂上,均呈現較保守且重均衡與節制的形式發展。直到18世紀末19世紀初,由於法國大革命的爆發,思想行動上的反動促使人們勇於表達個人情感,逐漸地新古典主義式微,浪漫主義隨之興起。

B. 浪漫主義

由於法國大革命的爆發,君主專制與封建社會無法持久,所傳達的精神"自由、平等、博愛"成為歐洲人在思想態度上的轉變,因而在對啟蒙時代理性主義的反動下,19世紀興起了浪漫主義流派,並成為主流。

浪漫主義的特質︰回到自然(啟蒙時代過分重視思想表達的理性化〉;突破傳統,不論是有形的政治社會制度或無形的道德宗教,均是浪漫主義者所要突破的藩籬,為尋回更寬廣的自由思想;重視情感與宗教。以上均是對新古典主義的反動而引導出浪漫主義的特點。

在文學上,技巧走向平實自然,且充分表現個人所要抒發的個性與情感,同時在多方面取用新奇的題材來刺激想像和情感。

生長在浪漫時期內,自認為是浪漫主義者的人,對於「浪漫」一詞的意義各有所執,且含糊不清。法國在19世紀初有一針對美學的大辯論,其中對浪漫一辭的意義亦各有不同。雨果和很多與他同時代的人,認為浪漫是與古典相對抗,其中各人又有不同意見,雨果認為該詞有自由、如化的、特性的(包括怪癖的特性);斯坦德(Stendhal)則認為有近代式、現代的意義。

法國在18世紀中葉傳入「浪漫」一字,始用 "romanesque"相通,只如畫的意思,後來才被接受從英文借字來的 "romantique"。如畫是指一種景象的吸引。浪漫是指情境所激發的情感反應。

總之,浪漫主義是對理性主義的一種反動思想。雨果主張創造19世紀所特有的民族文學,這種文學就是浪漫主義文學。他給浪漫主義文學下了一個定義︰「浪漫主義不過是文學上的自由主義而已」。因此,雨果呼籲創作上的自由不應模仿,不應受規則典範的約束,而指遵循每部作品特定的主題產生出來的特殊法則,這是不斷變化的,只能運用一次的法則。創作自由的目的無非是求真實,為了使作家的才能充分發揮出來,酣暢自如地繪寫現實生活。

在〈《克倫威爾》序言〉中,雨果便對古典主義的金科玉律「三一律」發出猛烈的抨擊,儘管古典主義悲劇大師拉辛能得心應手的運用三一律,然而,這畢竟是文學創作上的束縛。雨果企圖鬆開此緊箍咒,以達成寫作的開放與自由。

社會經濟的變革與十九世紀的流派演變有著環鉤扣結的關係。雨果,一代浪漫大師,秉持著自由即藝術的寫作風格,加以對人文社會的關懷,著作了一部又一部感人肺腑的大作,依著不同主題所創造出來的小說、詩及戲劇,可從中找到他所要表現的浪漫。

國際性的浪漫主義運動,在19世紀的四○年代未為風潮,洶湧澎湃。此後,文學再次轉變流向,逐漸走上「寫實主義」的道路。

C. 寫實主義與自然主義

在浪漫主意的自由寫作下,給文學發展開創了新天地,但當浪漫傾向過強,講求情感的發揮而一味排斥理智思考時,漸漸有一群人發展出寫實主義的口號及聲響。

寫實主義者想要用文學重現現實,把當代生活及習俗一五一十勾勒出來。他們認為所用的方法是歸納與觀察性,因此也是「客觀」的,現實必得呈現「適如自然」,因此,作家得泯除個性,至少不能使之浮現到作品表面。

例如,作家福樓拜(Flaubert),小說在他的眼中像是科學一樣,是客觀觀察下的產物,不能有想像,要非常寫實,拒絕小說家感情的介入,尊重事實,看透人內心的一舉一動,認為寫得真實等於寫得好(realite et beaute),內容一定得是真實的生活,更加描述真實的細節。例如:描述屋頂,連顏色、材質都精細的描述。

自然主義流派最富盛名。大師左拉(Emile Zola)在早期的小說《拉崑》(Therese Raquin,1866)的新版「序」中,提出自然主義的信條。他稱自己的書「致力於分析兩具活體的方式,就像外科醫師操刀解剖屍體一般」,注重寫實勝於美,為了真實(ravie)可犧牲美(beaute)。

通常,作家們所描述的是一個群體、社會階層,而不是個人。他們經常取材自社會新聞報導,模擬一個情況(situation)假設一個環境,再把人物放在其中,描寫他們在環境中如何變化與自處。

左拉是第一個把工人階層完整並真實描述出來的作家,雖然雨果在「悲慘世界」中有呈現出勞工階層在社會上的地位及悲苦,但因為參雜太多情感因素及浪漫成份在裡頭。例如:芳汀(Fantine)在悲苦情況下竟遇到市長(M.Madeleine)的幫助並扶養其女兒科斯蒂(Cosette),對自然作家而言,太過戲劇化與浪漫,而左拉是血淋淋的真實詳描工人階層。

由於社會經濟轉變,中產階級大量興起,工業發展,社會欣欣向榮,大革命後的自由,進而體會到現實社會的百態,文學受到社會背景的影響亦隨之流派轉變,無可諱言,浪漫主義開創文學界一片新園地,自由之風影響到後來的寫實及自然主義的流派。

II. 浪漫文學名著 -《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

(一) 故事來由:

1806年,有個出獄的苦役犯,名叫皮埃爾.莫蘭(Pierre.molin),他受到狄涅的主教接待,主教把他交託給自己的兄弟,是位將軍。莫蘭品行端正,以贖前愆,最後在滑鐵盧英勇地犧牲。雨果知道這真實故事,成為「悲慘世界」小說雛形。

(二) 故事大綱:

尚萬進(Jean Valjean)在一年冬季,為了撫養七個外甥,不得已打破窗戶想偷麵包,被抓起判刑,總共關了十九年。出獄後,因主教的仁慈、幫助與愛,受到感化而開始認真過生活,後來當了市長,並改名為馬德蘭(M.Madeleine),之後遇到芳汀(Fantine),一個為窮困所迫,為養育女兒而出賣自己頭髮和一顆牙齒。好市長幫助她並答應從湯乃第(Thenardier)夫婦中,帶回她女兒科斯蒂(Cosette)。馬德蘭從兇狠且愛錢如命的湯乃第夫婦手中帶回飽受折磨的小女孩科斯蒂到修道院生活,直到她長大。此時有A、B、C的共和黨與保王黨的內爭,馬利(Marius),一個代表革命的年輕人,愛上科斯蒂,最後兩人結婚。而一直追趕著尚萬進的賈威(Javert)看著尚萬進的愛與善良,最後停止追趕,選擇自盡。故事未了,在科斯蒂與馬利的陪伴下,尚萬進安詳的與世長辭。

(三) 書推出時的社會反應:

從1845年至1862年5月寫作完成,雨果於1862年上半年陸續出版。小說一出版,雖受讀者的熱烈歡迎,卻不為評論家充分了解。拉馬丁認為 「這部小說是危險的」 就是一例。這部小說的報紙出售沒有大排長龍等候的景致,但雨果卻不以為意,因他不希罕這種一時的成功。在同年4月3日,歐美各大城市亦出版此書。

《悲慘世界》中,現實主義佔很大的比例,這部小說是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雨果說:「這部作品,是參雜戲劇的歷史,是從人生廣闊生活的特定角度,去反映如實捕捉住的人類的一面巨大鏡子。」並且說:「但丁用詩歌造出一個地獄,而我呢,我試圖用現實造出一個地獄。」

(四) 小說的主題 (觀看小說所呈現出作家的思想及此小說的主題):

這個故事的核心點即是 「伸張正義」。雨果當時為這個故事起了這樣的草稿:「一個聖人的故事,一個男子的故事,一個女子的故事,一個小女孩的故事。」

首先,小說經由人物的悲慘身世,對社會的法律、道德習俗提出了嚴厲的控訴。「法律和習俗所造成的社會壓迫」「人為地把人間變成地獄」,雨果所說的「地獄」就是尚萬進的一生經歷;芳汀的一生遭遇和科斯蒂的悲慘童年便是那個時代人間地獄中許多勞動婦女和孤兒的悲慘命運典型。

其次,從小說中亦展現了雨果的民主主義思想:對人民的起義熱情讚頌,對革命的前途滿懷信心。小說中敘述人民起義的幾章,是充滿熱情和激動人心的章節。

第三,雨果在小說中也突出地表現了貫穿在他整個創作中的一種思想,即是用愛、善良、仁慈去改造社會。主教以及後來的馬德藍市長,便是雨果中心思想的化身。

另外,第四點,「想像」與「對照」在雨果的文學中亦佔重要的地位。這也是雨果一貫的浪漫寫作風格。例如:原是囚犯的尚萬進,幾年後變成一位人人敬愛的市長馬德蘭。馬德蘭一直做善事和賈威一心一意要抓他入獄的心情對照,鮮明的呈現出來。雨果不論在情節安排、場面環境的描寫、人物的塑造上,無不充滿豐富多采的想像。

以上四點論點,便作為我對以下二部藉此小說「悲慘世界」改編的電影判斷其文字影像化後,是否有延伸並呈現作者小說的架構的依據。

Ⅲ.電影中所擷取的小說片段

(一) Jean-Paul導的Les Miserables 1958

由Jean-Paul所導的Les Miserables,他所擷取自小說的片段,幾乎每一個環節,每一個大小重點都收入到電影中。從頭至尾,所有的對白,幾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居士小說中的對白。沒有因為透過畫面及影像而轉為較通俗的對白。

在電影中,其前面的片段擷取,有導讀的功效,因為《悲慘的世界》人物繁多,空間轉換變化很大,若之前沒有做好主角的背景介紹,很容易無法理解電影的情節發展與對話之間有何關連,這是必要的情節安排。

第一片段,尚萬進(Jean Valjean)服苦役,片中藉由有人被壓在石頭下而尚萬進力大無窮地救了傷者,並由口白介紹他為何被關了19年。這片段的擷取是為了之後的情節埋下伏筆以讓觀眾能夠理解。當賈威(Jarevt)去找馬德蘭市長時,同樣的,有人被壓在馬車下,市長再次用他神力救人,使的賈威更是確定市長就是當年的犯人-尚萬進。

第二片段,主教好心收留尚萬進,他卻偷走銀器,之後主教不但原諒了他,並用愛與仁慈感動了他走向正途,如此一來,往後他當了市長。對於沒看過原著的觀眾,或許才能看懂並加以瞭解吧。

第三片段,掃煙囪的小孩與尚萬進拿回銀幣的片段,讓觀眾明白日後賈威要追捕尚萬近的原因,以及日後上法庭的片段。

第四片段,關於芳汀(Fantine)悲苦的片段,起先由他被遊手好閒的花花公子拿雪球放到芳汀背後衣服中,她被帶到警局,遇見市長馬德蘭,並述說她悲慘的生活及送女兒寄養的過程。此片段點出了芳汀這一個勞動女子的辛苦及愛女兒的心情,且之後因未見到女兒一面而含淚逝世。

第五片段,馬德蘭躲避賈威的追捕,並找尋芳汀的女兒柯斯蒂(Cosette)。

第六片段,關於柯斯蒂在湯乃第(Tenardier)家,一個孤兒被虐待的情節,並與湯乃第的兩個女兒穿好衣服並在旁玩耍呈現明顯而強烈的對比。

第七片段,馬德蘭市長出現在柯斯蒂面前,從湯乃第家中帶走柯斯蒂並躲避賈威的追捕,之後在修道院中當園丁並扶養柯斯蒂。

第八片段,馬利(Marius)。這一段分為三小段。一為他與湯乃地家庭的關係,二是他與柯斯蒂的關係,三是他參與革命的過程。

第九片段,馬利及他所帶領的工人暴動的片段,這段描述非常貼近原著,幾乎是原著copy成電影一樣。

第十片段,尚萬進在下水道救馬利的片段。

第十一段,柯斯蒂與馬利結婚,之後尚萬進常常在門外偷偷探視科斯蒂,因馬利知他以前是犯人,所以不認同尚萬進。

第十二片段,湯乃第原要向馬利索錢,馬利知道他的命是尚萬進所救,帶著太太去見丈人最後一面。

這部小說相當龐大,Jean-Paul幾乎將所有重要片段都擷取到點影當中,但因片段間有時人物及空間轉換過大,雖然都有擷入重點片段,但是觀看片段時連結有所困難。若有一位觀眾看了電影但是沒看過原著的話,很容易感到模糊並且無法理解電影所要表現的主題為何。因為片段間接撥快速,所以讓人有種電影一直很急的在播放,讓觀眾無法有足夠的時間去理解前後段的關連性。因此感覺不像是在看一部電影,反倒是像獨自坐在電影院觀看片段與片段連接起來的紀錄片。會讓人有不是在看電影的錯覺產生。因此觀看此戲會讓人不清楚導演所要呈獻給觀眾是怎麼樣的一部電影。

(二) 由Clauche Lelouch導的Les Miserables 1995

這是經由文學改編的電影,由故事主角福汀(Fortin)的一生,因著太像雨果筆下的尚萬進,甚至童年像柯斯蒂,其母親像芳汀 ,而串起的故事。其中出現的小說的片段,均是為了印證福汀與書中主人翁有相似的遭遇。

第一片段:尚萬進與主教的故事。片中猶太夫婦的歷門(Ziman)先生在車上說《悲慘的世界》的故事給福汀聽時,所說的第一個故事。關於救贖方面的,連帶影響福汀以後的為人,及扶弱濟貧。

第二片段:馬德蘭尋找柯斯蒂並帶她離開的片段,福汀在修車,歷門先生發現女子寄宿學校,為了躲避德軍追殺,請福汀當成莎樂美(Salome)的父親,帶她到修道院避難。福汀和馬德蘭均是受女孩父母所託,均是仁慈及正義的表現。

第三片段:警察坐上福汀的車,為他講述賈威的故事,而此警察正是賈威的翻版,且心計之深更甚賈威。彼此間有對照的關係,而馬德蘭先生力大無窮,馬汀亦是個拳擊手。

Claude Lelouch 所改編的電影,將時空拉到二十世紀的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間穿插著文學片段,雖然片段很少,帶在口白的配合下,讓人可以,容易瞭解《悲慘的世界》中的主人翁尚萬進的表現是基於愛和正義,以及對於弱者的幫助,因為電影中的福汀即是同樣的化身。

在這兩部影集中,均選擇相同的片段。在其文學本身,因著雨果的浪漫派寫作,劇情有其誇張之處,像馬德蘭先生扛起馬車,柯斯蒂幼年受逼迫,由於文學所呈現的戲劇性張力夠強,對於在視覺的呈現是一大益處。

Ⅳ.兩部電影vs作者小說架構之延伸

(一) 由Jean-Paul所導的戲

乍看之下,演片中均有小說所要傳達的片段,如尚萬進的一生,芳汀的淒苦及柯斯蒂的悲慘童年。但是導演所拍出的尚萬進像是英雄人物,對於小說中所傳達的社會、道德和習俗提出的嚴厲控訴這部份,在影片中沒有很大的著力。

而在延伸雨果民主主義思想的方面,影片中佔有很鮮明的視覺印象,因為之前的片段很快掃過,到了馬利與工人們對抗政府的畫面,影片用了很多的時間來表現,所以印象深刻,但是畫面相當混亂,之後也不了了之,並且沒有做一個交代。

在仁慈、愛與善良來解決社會的衝突,改造社會這部份,因為尚萬進角色的凸顯,無形中集合了上述三項優點。

總之,Jean-Paul雖然把小說中重要片段均拍攝出來,但因影響呈現未達一定效果,所以個人認為並沒有拍出並延伸作者小說之架構。

(二) 在Claude Lelouch拍攝的Les Miserables中

在對社會的法律、道德及習俗提出控訴這部份,Lelouch有拍攝出雨果所要傳達的思想。福汀的父親,因為誤判而坐牢,最後在逃獄時身亡,母親為了籌措律師費不惜出賣身體,但所得的錢又被酒點老闆剝削,在聽到丈夫的死訊時,最後也自殺身亡。而福汀從小被訓練成拳擊手,酒館老闆不讓他有讀書的機會,這一家人所呈現的,便是一幅悲慘的人間地獄畫面。另外歷門猶太家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為了躲避德軍而妻離子散,透過影像所傳達出的無奈與掙扎,以及集中營,更是活生生的將二十世紀最悲慘的人性生活,由戰亂中猶太人民的苦難表現的淋漓盡致。導演的人物安排及劇情編排自然而然的反應到雨果的作品中的人事物及環境氣氛。

導演還用了一個新的題材來與雨果小說中人物個性、及當時社會背景,來作為對照,有延伸作者小說架構的作用。

在民主主義思想方面,影片中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諾曼第登陸為背景所拍攝出,對於自由所降臨的歡樂與喜悅恰可表現出雨果對於革命的希望及樂觀態度。

用仁慈、愛與善良來改造社會與人心,福汀的眼神及口白常表現出這三項特質。最後他亦因幫助歷門夫婦而得到公平的審判。

伸張正義這個主題,在Lelouch所導的影片中比有明顯的表達。因此觀看這兩部影片,比較之下,Lelouch比較有有延伸作者小說之架構,但Jean-Paul所拍攝的只是將小說片段幫上螢幕,沒能很深入感受到。

文字影像的呈現結果

從文學改編成電影,從文字轉變成影像,這之間牽涉到文字的轉換。由於《悲慘的世界》此部小說誇張的情節與浪漫的戲劇性情感呈現,有助於電影的影像表現,所以,如何展現,牽涉到鏡頭的運用及空間的搭配等。例如:在Jean-Paul拍攝馬德蘭在掙扎是否要上法庭時,外面風雨交加,裡面是暗燈微微,這種內心的獨白呈現方式,亦讓人體會箇中的痛苦與掙扎。而在Lelouch影片中,在歷門對於生命失去盼望時,蓬頭垢面,兩眼無神的躺在床上,展現出對生命存在的無意義感,更是藉由影像鮮明的呈現出來。

在這兩部影片中,文字影像化呈現結果,Lelouch所呈現的,比較能夠去感受到。而Jean-Paul僅止於將小說中,甚至對白,原封不動的用文字描述的方式呈現出來,藉著原本即有的戲劇張力展現出而已,且因片段之間影像不連貫,文字沒有達到影像化的結果。

Ⅴ.結論

文學改編成電影,越瞭解作者所要表達的意涵,越能拍攝出越棒的片子。雨果的大作《悲慘的世界》有無數人拍攝,同時亦有舞台劇及音樂劇的演出!選擇這兩部最有名的片子作為比較,雖然Jean-Paul拍的比較有名,但相較於Lelouch的改編,我認為Lelouch所導的較能表達雨果對社會及對人的關懷。且整個影片呈現視覺上的整體感,也較有浪漫主義的風格。

書目資料

1. 鄭克魯 著 《雨果》 遠流, 1990,台北

2. 呂建忠 李奭學 編譯 《近代西洋文學》 書林,1990.10

3. 國立編譯館 《高中世界文化史》

4. 楊江柱 胡正學 主編 《西方浪漫主義文學史》 武漢出版社,1989.5

5. 鄧元忠 著 《西洋近代文化史》之第十九章:〈感性和詩的時代〉 五南圖書 1990.7

6. 朱雯等編 《文學中的自然主義》 上海文藝出版 1992.6

7. 雨果 著 《悲慘世界》 黎明,1987.3

8. 普多夫金 著 劉森堯 譯 《電影技巧與電影表演》 書林,1996.8

9. 劉森堯 著 《定影生活》 志文出版社 1980.7

10. 史蒂芬遜等 著 劉森堯 譯 《電影藝術面面觀》 志文出版社 1976.11

11. 焦熊屏等 譯 《認識電影》 遠流,1992

 

| 專題一得 recherches |

CCPF(C)1999